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风细雨

捕捉万象

 
 
 

日志

 
 

(人文历史)山西中条山横岭关  

2015-03-19 08:29:07|  分类: 人文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横岭关是中条山上的一个隘口。中条山,在中国纵横交错的诸多山脉中,只是个不起眼的小山脉,但也是为数不多的叫中的山脉,它的北面是黄土高原,南面是黄河,它东接太行王屋,西竭黄河拐弯处。横岭关就处在山脉的中段。

(人文历史)山西中条山横岭关 - 清风细雨 - 清风细雨

 照片色彩深浅分界大致就是横岭关地区地势较高处,苍仓沟上方一点是公路过关的通道,红线:公路

    横岭关,只是中国无数个称关的地名中的一处,相比长城上的高关险隘,自然不值一提,但就见证过的人类历史,它一点也不逊色。它亲吻过上古猎人的脚丫,它也品尝过上古盐夫洒下的盐巴;它目睹过圣人尧舜的身影,它也承载过汤王伐桀的战车兵甲;它听到过晋王兵马的嘶吼,它驻足过秦汉至清庭的驿马;它伴随着华夏民族的脚步,它见证了黄河文明的兴起与发达。

 

中条山亦或横岭关是上古中国的中心的中心,它是划分东西南北的分水岭和界碑。它处在中央帝国的中心。它的四方,分别被称为南蛮北狄西戎东夷。中央帝国的版图,随着朝代的更迭不断有所变化,或大或小,但它的中心地带没有太大的变化,大致包括今天山西的南部、陕西的东部、河南的北部、河北的南部,约是春秋时期西周王朝及秦晋两霸的版图。这就是黄河文明的发祥地。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古人,以其过人的聪明才智,假运城池盐和黄河水畔之利,创造了独一无二的黄河文明。经后代子孙生生不息的传承光大,成就了今天华夏文明的源头和主流,也成就了举世少有的以文字传承至今的古代文明。这片土地上较早的首领们,也成了华夏民族的帝祖。神农、轩辕、唐尧、虞舜、夏禹、成汤等先帝先王们的功绩传说,不仅遍布在这片土地上的山山水水和一石一木,而且永远地镌刻在了华夏儿女的心里。他们首创力行的不朽发明,至今仍泽被着他们的子孙;他们创造的灿烂文化,仍是今天中华子民的语言和思维定势;他们确立的社会道德,仍是今天人们的行为规范。几千年岁月荏苒,几千年风雨浸润,无数的朝代更替,不尽的社会变迁。更的是城头王旗,变的是社会发展进步,不变的是黄土地黄河水,不变的是黄皮肤黑头发黑眼睛的炎黄子孙。

 (人文历史)山西中条山横岭关 - 清风细雨 - 清风细雨

村边田埂上立着的石碑,上写着:皇恩浩荡到了晋南,

(人文历史)山西中条山横岭关 - 清风细雨 - 清风细雨

看样子,应该是明清时代的石碑吧

横岭关有个有趣的现象,就是东西两边的人,都把对方称为关外。从古至今,自打有了势力范围,关东的垣曲就一直隶属于关西的政权,也有个别朝代例外。虽然垣曲人可以经过比较平坦的陆路到达华北和中原,但垣曲人仍然愿意不辞劳苦翻过横岭关到关西来。这和行政区划有很大关系,但更主要的是一种历史渊源。关西是汾河、浍河、涑水河冲击交汇的晋南丘陵和平原,有人类不可或缺的著名的运城盐池,自上古至宋代,一直是中央帝国的经济命脉。围绕它,先民们演绎了无数雄壮又悲壮的故事,炎黄大战,黄帝战蚩尤,“关公战蚩尤”等都是因盐而战,为生存而战。这是一片适合人类生存的沃土,曾是蚩尤部落和唐尧部落繁衍生息的地方,也是夏禹建都的所在。它还是中原通向北方通向西域的主要通道,之所以如此,它才可能成为黄河文明最主要的发祥地和核心地区。它尧时叫唐,夏禹时叫冀州,西周为封国晋的都城所在地,战国属魏国,秦统一中国后为河东郡,现在仍称为河东,是山西省的南部,也称晋南。关于河东,是下部书的内容,在此不于详述。让我们再把目光聚焦到关东。关东就是一个大山凹,西北坐中条山,东倚太行王屋二山,南滨黄河,三面环山,一面临水。翻山可进入晋南晋东南盆地,沿河经陆路可直达华北,过河直跨中原,古来就是兵家必及之地。境内主要有两条大河,亳青河和允西河,沿途有若干冲击河湾,百分之八十以上的人口集中在这两条河的两岸,还有两个万年前形成的平原,华峰陈村塬和英言蒲掌塬,也叫东西两塬,其余的都是高山和坡岭。它更是一片合适人类甚至是早期动物生存的热土。在它的地层中发现了人类祖先的“祖先”——曙猿;发现了五、六十万年前的人类化石;发现了猛犸象牙齿化石;发现了大量的细石器遗存;发现了难以计数的仰韶文化遗存,并且发现了迄今为止最为完整的仰韶早期的陶窑遗址;发现了古代商城遗存;发现了“店下样”。中条山特别恩赐给这片热土取之不尽的金铜铁煤等矿藏,为古代先民的生存发展,为舜、汤在垣曲建都立业提供了物质上的保障。惟其如此,才使这片不起眼,比较闭塞比较荒僻的小地方,在黄河文化历史上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创造了伟大的熠熠闪光的历史辉煌。

 

横岭关,最早过关的人已无从考证,也许是几百万年前的古人,也许是几千年前的先民。横岭古关,传说是尧王所开,尧就出生在距横岭关不远的尧寓村,在村里生活到13岁,因善长制陶而被其父帝喾封“陶”,15岁又被封“唐”,16岁接替兄长挈就任中央部落联盟的大首领,号陶唐氏。传说尧从平阳,向南过曲沃,翻紫金山,到绛县北部康村往南,涉涑水河,越尧寓村东南中尧岭,入中条山,过横岭关,进入垣曲,经皋落过望贤到历山去访贤。经皋落到东滩黄河渡口,渡黄河下中原,是上古时期华北、西北通往中原的重要通道之一,传说是尧开辟出来的。现在,当地人仍把尧寓村到横岭关的小路叫尧王密道或贤人道。上世纪解放前后,经常有从内蒙、山西而来的骆驼商队从这里经过。如今,当地人仍习惯沿这条古道步行翻山去垣曲。

 

夏朝末期,夏桀为虐,诸侯叛乱,建都于垣曲的成汤,趁机灭了周围夏朝的封国葛伯、韦、顾等国。然后,在前十七世纪的某一天,汤王在亳都聚众起誓,率领自己和友邦的七千大军,驾着七十辆战车,浩浩荡荡地翻过横岭关朝夏朝的统治中心杀了过来,在中条山上打败了昆吾和夏桀的军队,灭了夏朝,开启了商朝的历史。

   

公元前11世纪,武王灭纣,建立了周朝,建都于镐,是为西周。垣曲仍为“亘”方,西为赤狄属晋国,东边由商民所居。公元前770年,周平王东迁,建都洛阳,史称东周。垣曲名义上属晋,但西有赤狄东山皋落氏盘踞,东为骊戎所有。东周都城在洛阳,其封国卫、宋、鲁、齐、楚等都在东面,晋国在晋南浍汾之间的曲沃一带。对晋来说,无论是朝拜周王,还是与东方诸侯进行外交往来,都急需开启东道。晋向东的道路有两条:一条是从曲沃经翼城、沁水、过天井关,穿太行入河南沁阳,焦作,或经晋城入河南辉县;另一条即由曲沃经横岭关过垣曲沿黄河而下,过郫邵、王屋入河南济源,渡黄河到洛阳。庄公二十八年,晋伐骊戎,打通了曲沃到郫邵的道路。晋献公10年,献公派太子申生伐东山皋落氏。至此,晋完全打通并控制了曲沃至横岭关过垣曲到王屋这条东路。晋文公即位后,连年向东用兵。僖公二十五年,晋启南阳,并把南阳新得土地分封给功臣作为食邑。而晋都与食邑之间当然不断往返了。作为春秋五霸的晋国,从僖公二十五年到成公十二年的五十七年时间里,对东方用兵达三十四次,重大会盟,外交往来达二十九次,几乎每年都有一次大规模的军事行动。可以说中条山横岭关,前辙尚新,后车又继,马嘶不绝,道无静时了。

  

秦统一中国后,横岭关古道就失去了国道的作用,而成了一条非常繁忙的驿道和商道。至解放后,横岭关一直设有驿站和客栈。垣曲县城在黄河边的古城,县城的人出关开会办事,大都是步行出去,只有少数主要领导骑马去。第一天从古城到皋落,第二天从皋落到横岭关,第三天从横岭关到横水或礼元坐火车到其他地方,回时依然。上世纪五十年代,我父亲在太原当兵,我奶奶就是从家里走到皋落再走到横岭关再走到礼元坐火车到太原看望父亲。52年母亲曾受乡政府委派,与十几人到新绛学习无线电技术。他们从县城出发,第一天到皋落住一晚,第二天走到横岭关。那时我母亲只有14岁,她记得当时横岭关靠关两边有很多旅店,大部分是草房子。那时,从横岭关到横水有马车。第二天我母亲耍娇,不想走路要坐马车,不让坐就哭,带队的北沟人张贵伟没有办法,只好花钱雇了一辆马车把大家送到新绛。

    横岭关古道作为驿道和商道,民国以前只能骑马或步行,不能行车。通汽车,还是1943年日本人为了占领垣曲,强迫民夫修成简易公路,汽车过关还需要人推。

(人文历史)山西中条山横岭关 - 清风细雨 - 清风细雨

 当年,日军占领垣曲的情景

 

解放初,垣曲货物运输,仍是靠人力肩挑、背负,畜驮,少数富户用畜力烧饼车,又称连轴转。1953年垣曲才有了胶轮大车;1956年8月,垣曲有了汽车站,始有客运汽车运营。第一条客运线路,是古城至皋落过横岭关到侯马;1958年有了几辆运输汽车。2000年以前,横岭关公路是垣曲唯一一条和山外连接的公路,大概在上世纪80年代初被改造成沙石路,90年代初被改造成柏油公路。

   

垣曲得益于中条山有色金属公司,拥有一条出山的铁路,当时,全国这种情况是极少的,为此,很使垣曲人自豪了好多年。垣曲铁路西起闻喜礼元,东至垣曲东峰山,全长44公里,1958年动工兴建,1964年竣工通车。过横岭关是隧道,在横岭关西建有一个车站,四等站,距礼元33公里,距垣曲11公里。礼垣线主要是货运,1990年以前,每天有一趟客车。因路况差,坡度大,车厢仅有三节,人们戏称“三节半”。九十年代以后,随着公路交通的日益发达,坐火车出行的人越来越少,客车就停开了。有关礼垣线铁路详见:(人文历史)南同蒲铁路礼垣(礼元-垣曲)线的前世今生(实拍图)

   (人文历史)山西中条山横岭关 - 清风细雨 - 清风细雨

南同蒲铁路礼垣线上的横岭隧道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在垣曲官场上流传着这样两句顺口溜“进了横岭关,两眼泪不干;出了横岭关,再不回头看”。垣曲人恋家,轻易的不出门,这是有着历史传统的,除解放战争时期南下的干部,过去垣曲人鲜有出山升学经商的。

   

(人文历史)南同蒲铁路礼垣(礼元-垣曲)线的前世今生(实拍图) - 清风细雨 - 清风细雨

(人文历史)南同蒲铁路礼垣(礼元-垣曲)线的前世今生(实拍图) - 清风细雨 - 清风细雨

眼下的横岭关火车站

 

在县城工作十年,几次过横岭关外出,每次翻过横岭关心情都不一样。第一次出关是72年,那时我只有14岁,到运城验滑行员,因年龄小,过横岭关没有任何印象;第二次是78年冬,搭单位拉材料的车去太原,因是隆冬,裹着毯子龟缩在后排座位上,没有心情去领略古关的风景,甚至那时脑子里都没有古关的概念。第三次出关,是和一个朋友结伴到西安旅游,大约是81年的春天,因是第一次专门外出旅游,心情可想而知,坐火车过横岭关,不要说过关,就是一路从垣曲到西安,都是眉飞色舞,心花怒放,嘴里哼着歌,眼睛一刻不停地欣赏着窗外的美好春光。后来,多次出关办事,但都没有特别的感受。真正对横岭关有感觉,是在大学毕业回到单位后,参加工会主席竞选,竞选失败,心灰意冷。借撰写局志,一个人坐火车去西安,这也是我走出横岭关前最后一次出关。车过横岭关,心情一言难尽。眼看着窗外闪闪而过中条山脉,思绪回到了刚参加工作那会儿,回到了榆次干部培训班,回到了大学,回到了村里,回到了农建兵团。十七岁当生产队长,十八岁当大队干部,二十岁接替父亲参加工作,二十二岁到办公室当秘书,二十五岁参加省局组织的干部培训班,二十七岁又考试上大学。两次提拔的机会,由于各种原因都错过了,我已二十九岁,转眼就到而立之年,我还是一个县局办公室编写局志的小干事。想到此,不由心潮翻涌,双眼含润,但命运就是这样,不认命不行。那次出差是我一个人,使我有时间很好地反思过去,也是那次出差,促使我下决心,走出横岭关,也许山外的月亮比山内的圆......

 
1986年11月,运城地区邮电局政治处一纸调令,我,走出横岭关......
 
以下照片是眼下的横岭关附近的横岭关村。 
(人文历史)山西中条山横岭关 - 清风细雨 - 清风细雨
 
(人文历史)山西中条山横岭关 - 清风细雨 - 清风细雨
 
(人文历史)山西中条山横岭关 - 清风细雨 - 清风细雨
 
(人文历史)山西中条山横岭关 - 清风细雨 - 清风细雨

 地上散落着古代的石碑 

(人文历史)山西中条山横岭关 - 清风细雨 - 清风细雨
 
(人文历史)山西中条山横岭关 - 清风细雨 - 清风细雨
  
(人文历史)山西中条山横岭关 - 清风细雨 - 清风细雨
  
 
说明:
图片:来自金堤关的博客等;文:来自搜孤博客亳亭漫话的《横岭关》
  评论这张
 
阅读(6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