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风细雨

捕捉万象

 
 
 

日志

 
 

(社会)30年前的吸烟档次与中国的香烟社交  

2015-07-14 13:09:04|  分类: 社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社会)30年前的吸烟档次与中国的香烟社交 - 清风细雨 - 清风细雨 香烟常常与死亡和疾病相连,但却充满神秘的美感。当一种文化需要通过香烟来呈现和解释,当香烟与文化相连时,吸烟被赋予了后现代象征意义:人们为"美"而吸烟,为"情"而吸烟,为"酷"而吸烟。吸烟已不仅仅是生理的要求,而是形象、场景、姿态的需要。于是,香烟作为一种快速消费品,演绎着更多的角色,一种社交的手段,一种特立独行的标榜,一种身份地位的象征,一种社会关系网的粘合剂。

 

记得小时候,上世纪70年代辽宁辽阳地区曾流行这样的顺口溜:省中华(省级干部),市牡丹(市级干部),区级干部辽叶烟,牛逼小伙大生产,二逼迎春烟,工人卷大炮,农民老青烟(自家种植的烤烟),刚会抽烟八分钱(当时在辽阳地区有一种白皮盒装的烟,没产地,没名称,每盒8分钱)。

 

(社会)30年前的吸烟档次与中国的香烟社交 - 清风细雨 - 清风细雨

 省中华(省级干部),(社会)30年前的吸烟档次与中国的香烟社交 - 清风细雨 - 清风细雨

 市牡丹(市级干部),

(社会)30年前的吸烟档次与中国的香烟社交 - 清风细雨 - 清风细雨

  区级干部辽叶烟,(社会)30年前的吸烟档次与中国的香烟社交 - 清风细雨 - 清风细雨

 牛逼小伙大生产,

(社会)30年前的吸烟档次与中国的香烟社交 - 清风细雨 - 清风细雨

二逼迎春烟,

(社会)30年前的吸烟档次与中国的香烟社交 - 清风细雨 - 清风细雨

工人卷大炮,  

(社会)30年前的吸烟档次与中国的香烟社交 - 清风细雨 - 清风细雨
 

 农民老青烟(自家种植的烤烟),

(社会)30年前的吸烟档次与中国的香烟社交 - 清风细雨 - 清风细雨

 刚会抽烟八分钱(当时在辽阳地区有一种白皮盒装的烟,没产地,没名称,每盒8分钱)。

 

那时,和俺一起上小学的一个同学,烟瘾大,急了连树叶和茄子叶也抽,时常拾地上的烟蒂,再接着抽或把里面的烟丝收集起来重新卷成烟卷吸,为了心里平衡还自我解释:“拾烟头不算损,抽一口也过瘾”。据说,因车祸早已不在了。

。。。。。。。

 

如果问一个中国人他喜欢什么样的人,他也许会说,他喜欢有格调有品味的人、喜欢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但是,生活中你常常会发现,正是所谓的“低级趣味”,使得中国人更紧密地连接在了一起。

 

(社会)30年前的吸烟档次与中国的香烟社交 - 清风细雨 - 清风细雨

 
    中国人是天生的享乐主义者,喜欢放纵癖好和缺点。所以中国有句老话:“人之无癖,不可交也。”意思是说,连缺点都没有的人,是不可信任的。在酒桌上,中国男人常常这样嘲讽那些“戒烟男”:“你连烟都能戒掉,那还有什么坏事你做不出来?”有人甚至开玩笑说,建议雇主设置一项新规定:那些凡是能戒掉烟瘾的人,一律不得升职。这些虽都是玩笑话,但香烟在中国人心目中的位置,可见一斑。
 
 
 
 
    香烟是取得信任的手段
 
     在中国,有一件事能让两个陌生男子很快成为朋友,那就是喝酒。在正襟危坐的情况下,可能十分艰难的交谈,到了酒桌上,就不一样了。中国人本能地认为,能敞开心扉地和你喝酒,甚至最终烂醉如泥的人,是值得信赖的。因为他认为,对方和自己一样具有人性的弱点,更难能可贵的是,他还愿意在自己面前暴露出来。所以中国男人,本能地喜欢和信任吸烟的同类。
 (社会)30年前的吸烟档次与中国的香烟社交 - 清风细雨 - 清风细雨
     在某酒店典雅的咖啡厅,我听到下面的对话。商人甲问:“吸烟吗?”商人乙说:“不会。”商人甲再建议:“一会儿喝酒去吧?”商人乙说:“不喝酒。”商人甲的眼珠,开始犹疑不定。沉吟片刻,他继续自己的建议:“那去唱歌,或者去泡脚?”“不喝。不泡。”看来商人乙是铁了心不给对方面子。商人甲脸色变得灰青。可以预见的是,他们之间将很难达成协议。
 
     在我看来,吸烟对中国人来说,几乎是一种最简便、最直接的社交手段。男人们像猎人一样机智警觉,但是从吸烟开始,他们渐渐把对方确认为同类,进而可以一起密谋瓜分猎物。
 
    中国女人为何吸烟
 
     正是中国人的这种态度,决定了香烟的命运。尽管几乎所有的媒体,都在大张旗鼓地鼓动戒烟,但中国烟民越来越多,而且烟民们对香烟的消费水平,也越来越高。
 
(社会)30年前的吸烟档次与中国的香烟社交 - 清风细雨 - 清风细雨 
 
     近些年来,中国的烟民大军中,又增加了一支新的力量,那就是女性的吸烟者。如果说男人们吸烟是为了混入同类,那么中国女士吸烟,则是为了把自己从同类中区分出来。所以常常可以在公共场合中,看到女士旁若无人地取出一包香烟,抽出一根叼上,然后很享受地吞云吐雾。相对于那些不吸烟的同伴,她显然吸引了更多路过的男性的目光。当然了,这须得有个前提条件,那就是,该女性首先必须是一名美女——她一直在承受这个世界的娇宠,而吸烟,不过是她撒娇的另一种更加精致的形式。
 
     正因为香烟是如此地“合”于中国男人及美女的天性,所谓的“戒烟”,基本上可以看作与天性为敌,其效果也就可想而知了。
 
(社会)30年前的吸烟档次与中国的香烟社交 - 清风细雨 - 清风细雨
 
 
      中国的香烟分为两种:一种价格适中甚至低廉,它们通常由商店直接销售给烟民。也就是说,一个人如果花3块钱买一包香烟,那么这包香烟多半会叼在他自己的嘴巴上;但如果有人花1800元买一条香烟,那么他通常并不是这条香烟的最终消费者。而这条烟,也许很快会出现在另一个人的办公桌上,而它还有可能继续旅行下去,从一个人的手中,到达另外一个人的手中,直到碰到一个真正的“烟鬼”,它才会被打开和消费掉。
 
 
 
    香烟中的关系学
 
     中国有个词汇,叫做关系。这个词在汉语中非常抽象,但是它所喻意的一切却又非常具体。大到开办一家公司,谋取一个职位,小到孩子入托上学,都要有关系——那是一个迷宫一般的网络,外人很难窥得其中的奥秘。对中国的某一个阶层来说,自己去买烟来抽,简直不可想象。而嘴巴里永远叼着一根价格昂贵的香烟,也几乎成为身份的标志。近些年来,几乎中国的每个省份,都开发了奢侈品式香烟的地方品牌。这为中国人提供了一个机会,他们可以根据决策者或者权力拥有者所消费的香烟的品牌,知道该重要人物最近又去了哪里,或者是,哪里又来人“探望”这位重要人物了。
 (社会)30年前的吸烟档次与中国的香烟社交 - 清风细雨 - 清风细雨
     如果你能够跟随着一条昂贵的香烟,观察它的旅行过程,看着它如何从一个人的办公桌,到达另一个人的办公桌,你也许才能真正理解什么是“关系”,也就知道这种“关系”是如何建立、伸展和维持的。“关系”这个迷宫,需要昂贵的维修成本,昂贵的香烟,仅仅是其中的一项。
 
 
 
 
 
 
 
    香烟的流通环节
 
     这一代中国人,都有幸经历了一个惊人的历史过程。那就是一盒香烟的价格,从几分钱乃至两三毛钱,发展到几百元钱。据说现在的中国,一条昂贵的香烟,价格已经高达三千多元,相当于一个初级白领职员的月薪。
 
     这是一道简单的数学题:三千元一条的香烟,每包就是三百元,每支就是十五元。中国人的共识是,抽这样高贵香烟的人,一般不会自己花钱去购买,他和这种香烟的消费关系,仅仅是由于他本人处于社会关系链的高端。
 (社会)30年前的吸烟档次与中国的香烟社交 - 清风细雨 - 清风细雨
     当然,凡处于社会关系链高端的先生女士们也热爱健康,他们中的很多人,是反对吸烟的。当他们端坐在会议室的重要位置时,只要他们不抽烟,是没有任何下属敢于当着他的面吞云吐雾的。
 
     那么,问题来了。难道在这些冰清玉洁的人儿面前,香烟这种在中国社会关系网中具有神奇功效的物品就真的失效了不成?非也。在中国任何一个街道角落里的小店里,除了出售香烟、方便面、卫生纸以外,都还另有一项隐秘而有趣的业务,那就是收购高档名烟。那些昂贵的香烟,经过复杂而诡秘的旅行,常常会回到这里,当然,多半是以二分之一甚至三分之一的价格被回购。而且,那些稳定而信誉较好的供应者,会得到格外优厚的价格。这些高贵的香烟,将在这里做暂时的修整,直到有一天,被以原价买走,开始它们新的旅行。当然,现在,距离它们的生产日期,也许已经过了一年。
 
 
 

(社会)30年前的吸烟档次与中国的香烟社交 - 清风细雨 - 清风细雨

 

高档香烟被“消化”途径
 

   经历春夏秋冬,那娇嫩的烟丝早已经变质了,抽起来,也许有些须的馊味,但他们在人际关系中的使命却早已顺利完成了。

 

参考:中国烟草网

 

  评论这张
 
阅读(34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